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大航海时代之李华梅
大航海时代之李华梅
 
                 (一)

  杭州楼外楼。

  「如今这倭寇是越来越猖狂了!」老将杨希恩一掌重重拍在方桌上,把面前的酒碗震得砰然作响。

  「是呀,昨日听几个客官说起,福建沿海又有几处村庄被抢掠烧毁,其中有个叫来岛的更是恶毒,不但劫财,还专门劫掠美貌女子,运回倭国囚禁,供他们淫辱享乐。更有风声说他们现在愈发狂妄,竟然潜入城内明抢暗绑,我们这些姑娘家的,也是担惊受怕。」

  答话的是一个酒楼侍女,名叫美华。她却非普通侍女,而是人称「天堂第一楼花」的美人。无数公子闲徒日日惠顾楼外楼,只是为了能和美华共饮一杯,博美人一笑。可惜美华早已芳心有属,却是一个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,尤里安洛佩斯,自从他不畏艰险从高丽为她取回了新罗的金冠,美华就一心一意只跟着这长毛白猴子了。

  杨希恩抄起酒碗一饮而尽,双目涨得通红,切齿骂道:「真是无法无天了,当真不把我大明放在眼里。只要老夫有几条船在,非叫这些倭鬼死无葬身之地!美华再给老夫满上!」

  「杨老将军真是堪比当年黄忠,威猛无匹呀。不过酒气伤身,您老也别气坏了身子,还是给您上壶龙井吧。」

  美华说着端过茶具来斟了两杯,朝着坐在杨希恩对面的一个姑娘问道:「李家小姐,您有什么应对之法吗?」

  这李家小姐正是李华梅。她约二十四五,生得是明艳照人,玲珑浮凸的娇躯着一袭黑色的劲装,更衬得肌肤白晢如雪。美华可算美女,但和李华梅一比,顿时光彩黯淡了许多。

  李华梅秀眉微蹙,微微摇头道:「本来这倭寇是蚊蝇之害,消灭他们还不是举手之力,可朝廷实行海禁,片板不得入洋,战舰尽数销毁,将海防拱手送人,才使得倭人猖狂。」

  她压低声音,眼神中更不经意流露出一股刚毅、果敢之气,又道:「当年海禁令颁下时,我府暗地留下了几条海船,如今海禁令有名无实,现在才能重作装备,水手也在操练,不过要出战还需时日。成大事者不争一日之短长,杨老将军请暂息怒。」

  杨希恩脸色顿时转为恭敬,温声道:「小姐教训得是。」

  李华梅望了望天色,放下手中茶杯,说道:「时辰不早,老将军,我们回府吧。前些日子派出去打探倭寇铁甲船的弟兄今天应当回来了。听说铁甲船甚是厉害,我们当知己知彼,找出破敌之法来。」她轻盈优美地站起身来,美目一闪,「倭寇终会被消灭,不过在此之前,我们都要小心。」

  她轻移莲步,出楼而去,杨希恩如保镖般紧紧跟在她身后。

  门口边有一人半伏在一张方桌上,一身黑袍朝上直盖到脸。他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李华梅,灼热的眼光不停地在她的俏脸、酥胸、纤腰和长腿上来回巡游,当李华梅经过他身边时他更是拼命吸气,嗅吸她幽兰般的体香。当看见杨希恩时,眼色就瞬时变得阴狠,宛如恶狼看见守护羊羔的猛犬。李华梅和杨希恩均是事在心头,完全没有注意这从旁射来的复杂眼光。

  转眼天色见晚,楼外楼到了关门的时辰。美华收拾一下,和掌柜招呼一声,出楼返家。走过一条僻静的小巷时,突然面前闪出一条黑影。美华吃了一惊,倒退了两步,才看清是一个一身黑衣的矮男人,一手拎着个酒坛,东倒西歪地拦在路中间。

  美华早见惯了这类喝醉撒疯的男人,嫌恶道:「快让开,本姑娘要回家!」
  那矮子摇晃着淫笑道:「花姑娘,还是跟我回家吧,大大的快活!」说着身体一晃,向美华逼了过来。

  美华见他酒气熏天,说话又是不干不净不知所谓,显然是个粗人,不愿与他纠缠,低声斥道:「住嘴,一个男人,整天就会喝酒,真是没用。赶快让开!」
  那矮子却又逼近一步,扔下酒坛子,张开双臂拦在美华身前,嘴里依然胡言乱语:「花姑娘,抱一个!」

  美华十分恼火,本不想与这个粗人计较,但见他如此无理,便决定给他一点教训。她以前时常受登徒子骚扰,所以也曾和杨希恩学过几招以为防身,如今正是用来对付这醉酒矮子的时候了。

  所以美华见他冲来,不避不闪,反而迎上前,对准他的塌鼻就是一拳打去。
  满以为会敲他个满脸开花,却不料那矮子突然一扫蹒跚的烂醉模样,侧头一闪躲过,接着如弹簧般直扑过来。而美华措手不及,被那矮子一下扑倒在地。那矮子借着月光一看,只见温香暖玉正在自己的怀中挣扎,洁白娇嫩的面容满是羞怒,哈哈淫笑起来,忍不住伸手在她的丰胸上大摸一把。

  「快放开我,你这个醉鬼!」美华羞红了脸,拼命挣扎着想要离开矮子的怀抱。但那矮子身子使劲,将她死死压在地上。美华羞怒交加,挣扎间奋力挥拳朝那矮子砸去。谁知那矮子眼明手快,右手成爪,一把扣住了她的左手手腕,同时左手一把搂住她的纤腰,手脚一使劲,把她翻过身变成伏面朝地。

  美华大惊,本能地大声惊叫起来:「快放开我H……呜呜呜……」只吐出几个字,樱桃汹中就已经被塞进了一团丝绵之类的东西。她还没反应过来,她的左手已经被强扭到背后按住。接着右手臂也落入敌手,被扭到了背后。

  那矮子一手将少女的双臂按在背上,另一手抽出绳索来,就来捆绑美华。美华拼命扭动挣扎,可是那矮子似有千斤之重,压在美华身上丝毫不为所动。他熟练地用绳索在她双臂上缠绑,把她反绑起来。

  只是片刻功夫,美华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,连呼救都不可能了。这条小巷本就行人稀少,最近又传倭寇之乱,更是无人经过。她求救无门,自救无路,樱桃汹中吐出一声沉闷的悲鸣,丰满的乳房被紧紧地压在冰冷的地面。

  那矮子捆绑完毕,将压在胯下的美华翻了个身仰天而卧。他看着美华那起伏的丰满胸脯,已是淫欲难忍,伸手就开始撕扯她的外衣,举手间,杭州第一楼花就被扒得只剩下贴身的内衣,在淫徒的魔掌中无力地挣扎。

  那矮子色眼望去,只见那单薄如丝的内衣下丰满坚挺的玉乳已是近在咫尺,他淫欲更是高涨,伸出淫手直插入美华的内衣中,隔着红绸肚兜摸捏她那丰满圆润的乳房,同时竟伸出舌头去舔她的樱唇。美华羞愤欲死,她左右摇头拼命想要躲开那张臭嘴,却是有心无力,从樱唇到粉颈都被淫徒猥亵了个遍。

  一阵轻薄之后,那矮子伸手扯下了美华的红绸肚兜。「呜呜呜……」美华顿时酥胸门户大开,雪白的双乳蹦跳出来,起伏间显得更加性感诱人。

  「哟西!」那矮子欢叫一声,犹如秃鹫抓住了白兔般,双爪猛伸,一把扣住美华的双乳,大肆摸捏玩弄起来。

  美华颤抖着,挣扎着,忍受着色狼对她敏感部位的肆意攻击,晶莹的泪水泉涌而出。「洛佩斯,对不起,我应该早把清白的身子交给你……」羞愤交集间,美华眼前一黑,顿时昏了过去。

  那矮子略微一错愕,停下手来冷笑道:「这么快就不行的了?才开始哩!」
  他抓起美华的红绸肚兜放在鼻下用力一嗅,「花姑娘,你的只是开胃菜的干活,真正的大鱼的,还在后面,哈哈哈哈!

                (二)

  清晨。杭州李府。

  李华梅正对着书桌出神,在她面前,摊开着一张铁甲船的构造图。她略微皱了皱秀眉,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「不好了,不好了!」杨希恩人未到,声音早已传到。老将军三步并两步几乎是奔进了李华梅的书房,一把将手里的东西塞给李华梅。李华梅定睛一看,竟是个女子的红绸肚兜,反面还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:「今天半夜,六合塔下码头。单个人来,不然美华没头。来岛」

  「小姐,果然是这厮到了杭州!待老夫领上家将杀过去,叫他们个个没头!气死俺也!」杨希恩捶胸顿足,满腔怒气几乎要掀了屋顶。

  「不可。美华在他手上,硬来恐她有危险。再说,来岛既然知道掳去美华,又送信来此,定然早有准备。」李华梅妙目一闪,檀口微张,深吸一口气,道:「我且单身附会,看他能玩什么花样。」

  杨希恩大口一张,双眼瞪得和铜铃相仿,双手乱摇道:「万万不可,小姐万不可孤身犯险。当年老爷交代过,叫老夫保护小姐……」

  他话还没说完,李华梅轻轻一笑,伸出柔荑握住杨希恩大手,温声道:「老将军放心,我绝不会拿自己开玩笑。请如此这般……」

  杨希恩听过脸色稍缓,却仍是担心道:「小姐的计谋老夫素来佩服,不过这次风险甚大,小姐千万小心啊!」

  午夜。六合塔下。

  月光甚好,照得钱塘江泛着粼粼波光,高大的六合塔却是黑漆漆的有几分瘆人。江边泊着一条画舫,灯火通明,有如白昼般。一条特别宽大的跳板搭在江岸上。

  伴着一声清脆的低咳,江边转出一位妙龄女郎,身着黑色劲装,纤纤玉手提着一盏精致的灯笼,正是李华梅。

  「李小姐果然守信用的干活,果然艺很高人胆也很大,呵呵。」画舫舱门移开,一个矮子出现,翻着一双色眼,神态却是很礼貌,「在下就是来岛,请多指教。」

  李华梅略一皱眉,一股厌恶的情绪腾然而起,那是对虚伪的厌恶。她瞬间重回平静,问道:「美华在哪里?」

  「果然开门就看见山,佩服佩服。美华小姐正在此处。」说着,来岛拉过一个女子来,现身舱门口。那女子满面泪水,手脚被反绑,嘴里堵着丝巾,全身一丝不挂,正是美华。

  李华梅一眼望去,以她的定力也不由娇躯一震,脸色瞬时红如朝霞,又冰冷如霜,「你们就这样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吗?!」

  原来美华的唇颊、双乳、圆臀和大腿已遍布揉捏之痕,下体更是落红片片,显然已经饱受凌辱。更有甚者,一根绑绳故意在她丰满的乳房上下缠勒而过,将她的双臂和娇躯捆成一团,另一根由前胸向下直勒过她的下身私处,再绕到背后系在手臂的绑绳上。这样的捆绑方式几乎就是对女子的残害,难怪华梅要义愤填膺。

  「李小姐误会了,这在我们的国家是一门艺术,和茶道,花道一样的好。」
  李华梅心头暗怒道:你们这群畜生,竟然拿女子的痛苦当艺术。她稍微平复了一下愤怒的心情,问道:「你想怎么样?放人吧。」

  「没问题,李小姐的吩咐一定的照办。不过我有个条件,就是想请小姐上船来谈谈我们的艺术,不知能否赏光?」

 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这样直接的无赖要挟还是让李华梅心里一怒。她若无其事地回答道:「也罢,我们就聊上两句吧。」

  「小姐真是爽快,哈哈。现在我这边就放人,你也同时走过来,不要耍花样的干活。」

  李华梅俏脸又是一寒,「美华这般模样,如何能在街上行走?」

  「哼哼,李小姐大大的聪明,必定有办法。我们的船很温暖,小姐其实不用穿这么多的,呵呵呵呵!」

  如此厚颜无耻的「提醒」,简直让李华梅恶心得要呕吐出来。她强忍愤怒,回答道:「如此也好。开始吧。」

  两位姑娘相对而进,美华艰难地走着,忍受着下体绑绳摩擦的刺激。到了中间,李华梅先拔出了美华嘴里的丝巾,接着就要伸手去解她身上的捆绑。

  「小姐,我们开船的就要,请稍快点吧!」来岛破锣般的声音传来,李华梅冷哼一声,只得罢手。

  她转过身背对来岛,先脱下身上的黑色劲装披在美华身上,又褪下长裤为美华穿好,最后系上束腰的绸带。这样虽然美华依然行走不便,但已经看不出赤裸和受辱的模样了。李华梅完成这些,悄悄在美华耳边低语两句,美华眼神一亮,一脸感激佩服和担心之色。来岛只看见美华的背影,却没看见她那复杂的眼神。
  「请上船来吧。」

  「请遵守协定。」

  「哼哼,那是当然当然。小姐请。」

  李华梅轻轻拍了一下美华的肩头,继续昂首悠然前行。她一身雪白的内衣,在月光下如同仙子般婀娜。眼看到了舱门口,来岛突然微微一笑,语气中充满淫秽:「小姐请等一下,我们现在要将您绑起来,请把手背后。」

  「什么,你不要欺人太甚!」

  「对不起,小姐武功高强,为了大家安全起见,还是辛苦一下吧。」

  李华梅转头看美华依然在跳板上踉跄前进,只得轻叹一声,转身将双手伸到背后交叉,丰挺的酥胸愈发高耸。旁边过来一个倭人将李华梅双手反绑起来,却仅此而已,并没有把她捆绑得如同美华般淫秽不堪。

  「好啦,请进吧。」

  那边美华终于走下了跳板,刚下江堤,一个黑色的布袋从天而降,将她全身套住。可怜的姑娘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,就被拖走了。

  「开船吧。」来岛看跳板上几个人影一闪,心满意足地微笑道:「李小姐,我们还是来办正事的吧。」

  「你想怎样?」

  「之前我们说过的吧,我们来研究我国的艺术。小姐大大的好材料,艺术献身的干活。让在下为小姐宽衣!」

  李华梅这才清楚,之前来岛没有把她五花大绑,只是为了扒她内衣裤可以容易点。她心中打定主意,只是冷笑一声,并不挣扎。

  来岛见李华梅满不在乎好似任君处置,颇有些诧异,但色心既起,便不念其他,他站在李华梅身后,双手扯住她内衣领口,向两边扒开剥下。内衣被扒到了捆紧手腕的绳索处,接着内裤也被扯到脚边。

  李华梅感觉双腿一凉,知道两条晶莹修长的大腿已经落入了歹徒们的视线之内,娇躯不由一颤,脸上泛起红霞,顿时满船春色。一船倭寇色眼圆睁,都直勾勾地盯着那两条雪白而极富弹性的大腿,贪婪地吞咽起口水来。

  来岛努力定了定神,将目光从她肉光致致的双腿上移,却是一阵剧烈兴奋又一阵奇怪。只见李华梅上身裹着一件类似于马甲或是背心的薄薄衣衫,却比普通的马甲或背心更长,前面护住肩部和胸腹,直至下身最隐私的三角部位,后面由背及臀,黑油油的闪着皮革的光亮,胸前还绣了一朵艳丽的牡丹。

  那件黑色紧身衣将李华梅的玲珑曲线尽数勾勒,丰满圆鼓的双乳,平坦的小腹,纤细的柳腰和结实滚圆的臀部散发着无穷的成熟女郎的性感魅力。

 〈到这里,来岛再也无法忍耐,大吼一声猛扑上去,双手朝着李华梅的酥胸飞抓而去。李华梅却微微一笑,不仅不躲闪挣扎,反而挺胸上前,似乎欢迎恶徒的轻薄。来岛稍觉不对,指尖已经触及她的紧身衣。

  「啊……八哥亚路……啊……痛死我啦……」

 $烈的惨叫声中,来岛飞快退回,比扑上来时更加敏捷,只见十指已是鲜血淋漓,「这到底是什么东西!」

  花木兰的紧身内衣!

  这是一件李家的传家之宝,却是传女不传男。它能防刀枪暗箭,更有个特殊的功用,就是生满尖刺,专门对付淫贼色狼。想当年花木兰替父从军,一个女孩子混迹于无数男子之中,天长日久难免不露马脚。这件宝物却能保护少女的玉体不受侵犯。更神奇的是,一经穿上,它就贴合得浑然一体,普通方法是无法把它剥下来的。

  「来岛先生太心急了吧。」李华梅盈盈一笑,藐视着咬牙切齿的来岛。
  此时的来岛,手头和心头一起滴血,淫欲高涨却是无处下口,下身丑陋地膨胀着,脸色也是丑陋之极,再也无法堆起虚伪的笑容。

  「来人,把这女人给我放倒!」

                (三)

  早已兽性大发的倭寇们闻声而动,拿衣衫裹住双手,直朝李华梅扑来。李华梅双手反绑,双腿却是自由的,她闪过了一拥而上的几个人,奋力将他们踢倒。
 ∩是歹徒们早已被淫欲冲昏了头脑,连疼痛也感觉不到,被踢倒了又跳起来重新扑来。

  李华梅见歹人一齐冲上,突然一声清叱,纵身上跃,白皙修长的右腿弹起,竟然在空中如车轮般舞动旋转起来,仿佛一个晶莹雪白的玉盘,甚是悦目。被她玉腿扫中的倭人却欣赏不了这绝美的「飞燕旋舞腿法」,惨叫声中被踢飞出去,犹如一袋袋土豆般重重砸在地上,顿时爬不起来。

 〈着华梅收腿将要落地,剩下的倭人们色胆一撑,又一波猛冲过来。李华梅不慌不忙,倒纵一步退到舱壁边,凝玉般的左腿又抬了起来,瞬间连踢几十腿,化成一片雪白的腿影。又一阵跌落惨叫声不绝,剩下的倭人面对这「雪影踢」竟不敢再上。

  「你们这帮饭桶!八嘎牙路l上!」来岛暴跳如雷,竟不顾手中刺痛,双手抓起倒地的倭人,朝李华梅直抛过来。李华梅冷笑一声,抬腿踢去,一声长长惨叫,那倭人竟撞破窗棂,扑通一声落入了钱塘江。来岛忽然眼中淫光一闪,在怀中摸了一把,又抓起个倭人掷来。华梅一脚踢去,将倭人震开,他衣衫上忽然腾起一阵烟尘,罩住了华梅。

  李华梅暗叫不好,急忙闭气抽身,终是晚了一小步,吸入了少许白烟。她顿感手脚一阵酸麻无力,倚着舱壁慢慢软倒。

  「哈哈,李华梅,你虽然腿功厉害大大的,哪里有我这个酥娇散有效,现在就乖乖的,我们来讨论艺术!」

  来岛见奸计得售,大声淫笑起来。他命令道:「把李小姐抬过来!」四个未受伤的倭人过去,分别抓住李华梅的手脚,将她的柔软娇躯仰天抬起,到船舱中间放下,将她两条修长的大腿往两边拉开,还趁机在她圆润光滑的大腿和手臂上揉捏了几把。

  「你们这群恶徒,必不得好死!」李华梅神智仍清醒却手脚无力,只能听凭倭人轻薄,摆弄成这个难堪的姿势。

  「哼哼,不要多说废话了,还是让我们来轻松一下吧!」来岛走到李华梅双腿之间伏下身来,伸出淫手就开始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来回抚摸捏搓,享受充满弹力的成熟肉感。

  「快放开我!住手……」李华梅努力地试图摆脱猥亵她的来岛。想起美华身上的玩弄淤痕也会出现在自己玉洁冰清的娇躯上,她就无法想象。可是手脚竟像不属于自己的一般,完全不听使唤。她暗地调整呼吸,将迷药的功效缓缓消除。
  来岛的淫虐欲望却愈发高涨。从仰卧的李华梅的大腿之间望前看去,只见紧身衣下曲线浮凸,双峰高耸,腰肢纤细,丰臀滚圆,大腿末端一条窄窄的黑带护住少女最阴幽的洞穴,在雪白大腿的照耀下,分外诱人。

  来岛几乎无法抑止自己的淫欲,下身已经极度膨胀。他淫叫一声,用衣衫包起手掌,罩住李华梅的丰隆右乳,可刚欲朝下摸捏,锋利的尖刺立刻破衣而出,再一次将来岛扎得哇哇大叫。

  他跳了起来,大声道:「快把这破东西脱了l!」

  「你作梦吧!」

  「李小姐,你的必须明白,这里谁是说话的人!」来岛厉声说着。

  李华梅虽然刚刚遭受猥亵摸捏,依然双手反绑背后,却迅速从羞愤中摆脱出来,回复平静悠然的高贵神色,「这里是明朝的地方,话也是人说的话,你不会明白的。」

  「八嘎!你!」来岛欲火高燃,必须要找地方发泄了。望着李华梅那张带着一丝嘲讽的樱桃小嘴,猛然跳起站在她面前,解开裤子,那丑陋无比散着恶臭的肉棒顿时破障而出,如蛇头般挺立。

  「请李小姐换个姿势!」来岛话虽用请,却是和他的手下说的。上来两个倭寇扯着李华梅的双臂把她拉起来,又使劲下压,强迫她跪在来岛的身前。李华梅双目紧闭,将俏脸扭过一旁,不去理睬那根丑恶之源。

  忽然她感到来岛两个大手扣住了她的头,强扭朝着正面,接着那火热的硬东西顶在了自己的樱唇上,来岛淫荡的声音从上传下:「张开嘴,很好吃的,哦噫嘻。」

  李华梅抬起头,毫无畏惧地瞪着来岛,一字一字冷声道:「如果你敢把那根东西插进来,我保证它的长度会有损失。」

  来岛被李华梅气势一摄,有些虚了,色眼一翻,哈哈道:「小姐果然勇敢过人,在下佩服小姐不要性命的干活。不过不知道小姐要不要别人的性命呢?」
  他手一挥,后舱拉过一团东西来,是一个大黑布袋子。「解开!」来岛得意洋洋地指挥道,就等着看李华梅美目中流露出震惊和绝望的神情。

 ∩是流露出此种惊愕神色的,却是满船的倭寇。袋里跳出来的,不是手脚被绑全身赤裸的美华,却是个金发碧眼手执一根金属钢管的洋人。当那些倭鬼还没回过神来,那洋人手中的钢管已经对着来岛发出一声巨响。

  「当!」

  「啊!」

  一团烟雾中,来岛被震得退后三步,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肩膀,指缝间的鲜血如瀑布般倾泻而下。跪在地上的李华梅药效早除,上身一得自由,顿时跃起,双腿连环如闪电般狠命踢出。来岛还不及防御就已中着,可怜他那个小弟弟,出师未捷身先死,未曾被李华梅的银牙咬作两截,却被她的玉腿踢成五段。他倒在地上,杀猪般惨叫着,双手都不知该捂住肩膀还是命根。

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