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勇者、精灵、公主】(04)【作者:黑色的火】
【勇者、精灵、公主】(04)【作者:黑色的火】
字数:58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(第四章奇怪的风俗)肉戏开始

  「这位先生看起来确实是中毒了,而且还是一种很强烈的慢性毒药。」
  村长反复又检查了老马尔斯的眼球、肌肉等状况,得出了最终的答案:「这应该是兽人一族所惯用的叫做兽人烙印的毒素,随着毒素的扩散,中毒者会慢慢地变化成半兽人,受到施毒者的支配。」

  众人不免倒吸一口凉气,尤其是哈鲁法伤心地握住老仆人的手,焦急而又无助地看着村长,问道:「那您肯定有办法救他是不是,求求您快救救他吧。」
  村长说道:「这种毒素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医理范畴,老夫医术有限恐怕也是爱莫能助。」

  「不,不会的,您一定有办法救他的,他不能死,马尔斯你回答我!」
  这种悲伤的气氛感染着屋内所有人,村长的孙女吉娜尽管是第一次见到哈鲁法他们,但也难忍这沉重的心情,她说道:「爷爷你的医术这么高明,求求你救救这位可怜的人吧,如果你也救不了他,那么还有谁能救他呢。」

  村长看着老马尔斯又看看孙女似乎陷入了困境当中,显得有些犹豫,他说道:「好吧,虽然成功的几率很小,但不妨试一试,你们带他跟我来。」

  哈鲁法顿时振作精神抱起老马尔斯跟着村长,一行人往那村外的一座山顶走去,其中吉娜惊呼了一声:「那不是去神庙吗?」

  众人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总算是到达山顶,这里的景色十分荒凉,只有几株灰黄的植物还在勉强摇摆,反而是那精致神秘的庙宇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。

  它四四方方不过二十多平的样子,门楣上什么也没写,只是刻画着许多神秘复杂的图案和符文,如果仔细一看,在阳光直射下那符文还会发出五彩的光芒,真是神奇的很。

  村长望着大家说道:「这里是我们亚美村最神圣的地方亚美神庙,很少有外人上来,但今天是为了救人免不了破一破例,大家跟我来,千万别说话,记住了。」
  一旁的吉娜担心地又补充了一句:「你们中途不要说话,否则就会被神庙吃掉,再也见不到了。」

  哈鲁法点点头表示明白,而碧黛儿则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  村长站在庙门前低声吟唱着某种咒语,不一会儿紧闭着的沉重庙门竟然缓缓地打开了,庙里面一点光都没有,透出来的黑暗仿佛有吸噬灵魂的能力。

  村长不发一语带头开始往里走,大家紧跟在他后面,那小小的一间神庙进入后才发现别有洞天。

  「这里、好大啊!」

  碧黛儿不禁发出由衷的感慨,整个神庙内部的空间比外面所看到的大十倍都不止,庙内只有两排灯柱点着油灯,一条直道走下来,面前出现了一座两米高的神像,样子依稀能看出是一位男性,他的下半身赤裸着,露出极大的阴茎。
  「呀!这是什么?」

  吉娜还是第一次进入神庙,见到这明显的男性特征,吓得当场惊叫起来,反观碧黛儿倒是盯着神像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村长对着神像十分虔诚地跪拜在地上,吉娜和马林也跟着跪倒在地上行礼,哈鲁法他们因为是外村人,不必遵守这些规矩。

  三拜九叩后,村长站起身来指着神像介绍道:「这是我们亚美人世世代代所信奉的神明,日神,他有着无边无际的神力。」

  哈鲁法心急老马尔斯的性命,根本不想听村长讲这些陈年破事,但目下又有求于人,不敢打断他说话。

  「亚美村曾经发生过一次自然灾害,全村的人都患上了狂热症,高烧七天,最后脱水而死,原以为这次是灭族的大祸。」

  「在那一天,有一名村民竟然发现从神庙里流出了一条小溪,水流清澈干净,大家觉得这一定是神明的旨意。便有几个胆大的人接过清水一饮而尽,没想到高烧不止的狂热症止住了,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。」

  说到此处村长的眼睛隐隐泛出泪光,当年的惨状历历在目,他激动地说:「从此以后我们更加虔诚地信奉日神,只是圣水却干涸了。」

  「什么!那马尔斯还有救吗?」

  哈鲁法听村长说了半天的废话,寄希望于他口中所说的神奇的圣水没想到已经没了,他当下的心情沮丧又愤懑,「你搞了半天什么办法都没有,是在耍我吗?」
  村长不以为忤,只是含有深意地笑了笑,接着说道:「后来我们开始慢慢发现其实我们的村民喝了圣水之后,那圣水就相当于留在了我们自己的体内,只要我们想要就能够取之不竭,只是……」

  村长刻意又停顿了一下,哈鲁法真想把这个老头吊起来打一顿,他摸着白胡子接着说道:「只是我们又发现圣水只有女性的体内才能生产而出,男人是没有办法生产圣水的,还必须使用特殊的方法。」

  众人的目光顿时聚焦到吉娜身上,她现在就是一颗能够行走的灵丹妙药。
  村长将吉娜唤到身边,对她说:「现在这位先生身中剧毒,性命危在旦夕,你愿不愿意帮助他。」

  「爷爷,只要能救到这位老先生,吉娜什么都愿意做。」

  「很好,那你把衣服脱了吧。」

  吉娜的脸一下羞红了,她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,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,现在竟然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光衣服,这实在是太难为情了。

  但她转头再瞧见躺在地上痛苦万分的老马尔斯,把心一横,随着手指的翻动,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,露出她那雪白滑溜的青春肉体。

 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老马尔斯因为剧毒浑浑噩噩的,其他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吉娜的肉体上,盈盈只堪一握的娇乳和那不足一抱的细腰,瀑布般的黑长发滑落在锁骨和胸前,真是有欲语还休的迷人美色。

  吉娜的身子发烫的厉害,大家的目光好像太阳发出的光芒带着温度,要把她烤熟了,身子燥热的不行,那绯红色的肌肤好像红宝石散发着迷人的气息。
  村长望着自己孙女的媚态,竟然也有了一瞬间的失神,好在他这么多年的岁月不是白长在脸皮上的,收心定神之后让吉娜平躺在祭坛上,他开始围着吉娜跳起了某种神秘的舞蹈,似乎是某一种神秘仪式。

  「希望村长真的有办法能救马尔斯。」

  哈鲁法在一边为老马尔斯祈祷着,碧黛儿却生气地对他说:「你的眼睛在往哪里看!你这个大色狼,这老头都要死了,还光顾着看女人。」

  「胡说,我是在看村长怎么救马尔斯,你要是再吵我可不饶你。」

  「有本事就来呀。」

 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十足,要看着就要大打出手。

  「喂!我说都什么时候你们还在那里瞎吵,你!过来,帮我一把。」

  村长指了指哈鲁法,「我吗?」

  哈鲁法虽然不知道村长的用意,但目前也只能听他的吩咐。

  「你抓着吉娜的两个奶子,不断地揉搓她的乳头,赶快!」

  「什么!这种事情让我做吗?」

  「混蛋,我要是空的出手来,还要你干嘛?」

  村长说这话的时候手指已经在孙女的小穴里翻飞,吉娜的口中不断地呢喃着:「爷爷、爷爷,不要,我好难、好难受。」

  这种关头哈鲁法虽然十分的不愿意,但只能是照着村长的吩咐抓住吉娜的两颗小奶头不断地对它搓揉,那两颗粉色的小樱桃渐渐地变大变硬起来,这还是哈鲁法第一次接触女孩子的身体。

  他十分的震惊,感到非常新奇,更让他吃惊的是他发现随着自己对乳头的揉搓,吉娜的奶子竟然隐隐有变大的趋势,是自己的错觉吗?哈鲁法对此表示难以置信,他趁着大家没有注意,用自己的手掌覆盖到吉娜的胸上进行确认一番,没想到自己的那只大手竟然完全覆盖不住吉娜的胸部。

  「看样子,还是不行。」

  村长停了下来,掏出湿漉漉的手指细细地闻了一遍,在他看来这圣水的等级还是太低了,不足以救人的性命,「那可怎么办呢。」

  村长没有回答哈鲁法,沉吟了一会,才说道:「你过来,换你来试试。」
  村长指着碧黛儿说道,一边的碧黛儿显然吃了一惊,这里面竟然还有自己的事,她可是精灵族高贵的公主殿下怎么可能被一个糟老头这样子玩弄。

  「别开玩笑!你当我是什么人,要我听你的命令。」

  「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恐怕也无能为力了,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。」

  「村长等等,村长。」

  哈鲁法连最后一丝的希望都快要断绝,他哀求着村长,但对方却只是连连摇头。

 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碧黛儿的身上,哈鲁法虽然不喜欢她,但也只能是求她,「你能不能……」

  「不能,你不要妄想我会去做这种事。」

  哈鲁法还没说完就被碧黛儿打断,她的语气十分的坚决。

  「你就不能看在我们救过你的份上,这次救救马尔斯吗?」

  碧黛儿一下愣住了,说起来自己确实是被马尔斯救过,身为精灵族的公主她从小就懂得要知恩图报,但要自己脱光了衣服躺在那儿任那个遭老头子玩弄,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「你!过来!」

  碧黛儿十分不情愿地用手指了指哈鲁法,「我?我吗?怎么了?」

  「你来!你个白痴,你要是敢占本小姐的便宜,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。」
  哈鲁法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变成了村长的助手。

  「世风日下呀,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跟老年人玩在一起了,唉。」

  「村长你在说什么?」

  「没什么!快点开始吧,我们这个迎取圣水的仪式是很庄重的,你小子给我好好学着。我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,明白没有。」

  「明白了。」

  村长望着美艳绝伦的碧黛儿只得连叹三声,这么大好的机会实在是可惜了。
  他伸出自己的黄金右手一下往吉娜的私处探去,这让一边的碧黛儿和哈鲁法都吃了一惊,刚才可没有这个步骤的,怎么突然就变了呢。

  哈鲁法的手抬起放下,又抬起又放下,不知道该如何自处。

  碧黛儿索性把头偏到一边装作没看见,如果这小子胆敢真的对自己动手,她可饶不了他。

  在村长的全力施为下吉娜娇喘连连,嘴里不清不楚地喊着爷爷、爸爸的,又是不要又是舒服的,真是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村长掏出湿漉漉的手指放到嘴边品尝了一口,咂咂嘴说道:「味道还是淡了些,看来还得再加把劲才行。」

  他转头看看哈鲁法那边的情形,不由得大怒道:「喂!我说你们在干什么,怎么还没开始!时间可不等人,他要是待会死了可别后悔。」

  哈鲁法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老马尔斯,咬咬牙刚想对碧黛儿说些什么,谁知她已经脱下自己的衣服乖乖地躺在了祭坛上,她紧咬着嘴唇,看她眉头皱缩的程度就知道她内心有多么的难受和痛苦。

  这一刻哈鲁法对碧黛儿一下子改观了,他走到碧黛儿的身边轻轻地对她说了声谢谢,后者身体的肌肉一下松弛下来没有再那么紧绷。

  「那么我要开始了。」

  哈鲁法学着先前村长的样子,抓着碧黛儿的酥胸开始揉搓,这跟刚才摸吉娜的胸脯完全不同,真是太奇妙了,肉肉的软软的,又非常得有弹性,温度又刚刚好,每抓它一下碧黛儿的鼻腔中都会发出浅浅的呻吟声,酥酥软软的真好听。
  「难怪那时候阿大那三只兽人会那么兴奋,女人的身体真是好玩。」

  「小子差不多了,可以开始摸她的下面了。」

  一边的村长在榨取吉娜的圣水时还不忘给新手哈鲁法进行指导,哈鲁法照着村长的指示把手一点一点摸向了碧黛儿的下体私处,那丰满突起的阴户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这就是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吗,自己现在就在抚摸着她们。
  碧黛儿每一下粗重的鼻息都在告诉哈鲁法她内心十分地紧张,「那么,我要进去了。」

  两人同时好像要奔赴刑场一样下了巨大的决心,当哈鲁法把手指伸进了碧黛儿的小穴之中的刹那,两人同时惊呼一声,这洞穴实在是太美妙了。

  湿滑湿滑的,又热的厉害,重要是它还是咬人,好像食人花一样有着牙齿紧紧地咬着你的手指不放,当哈鲁法想把手指撤出时小穴里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扯着它,好像不愿它离开。

  豆大的汗水在碧黛儿的额角滑落,她的脸色绯红,十分地想叫喊出来,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怎么开的了口。

  「看样子,还是不太行。」

  村长在第二次品尝了吉娜的圣水后得出这个结论,「现在获取到的圣水的品质还是太差了,还不足够解毒的。你那边怎么样。」

  哈鲁法掏出了手指,他不懂怎么鉴别圣水的品质,但是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自己放到嘴中偷偷尝了一口,发现味道和平时喝的水是不太一样,有点酸酸的又有点甜甜的。

  村长在品尝过碧黛儿的圣水之后还是给出了无法救人的结论,「那可怎么办呢,如果连圣水都不行的话,是不是马尔斯就没救了。」

  哈鲁法想到伤心处眼泪要忍不住落下来,「没办法了,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,真是作孽呀。」

  「什么办法?」

  「单纯的圣水可能是没办法救那位先生的性命,但我们族中还有一种除了圣水之外的秘药,但只有夫妻配合才能配置完成。」

  「难道是,做菜?」

  村长差点脚步一滑摔个狗吃屎,「你个白痴,怎么可能是做菜这么简单的事,咳咳,当然这件事说起来也是蛮简单的。」

  村长忽然严肃起来,对碧黛儿问道:「我要先问下这位小姑娘,你结婚了没有?」

  「没、没有。」

  碧黛儿偷眼看了看哈鲁法,「那就好,这种事情万一男女双方有人结婚了就麻烦了,还得去征求另一方的同意。」

  「所以,到底是什么方法。」

  村长的脸色一点一点底由白转红又变成黑色,「你个白痴!大白痴!这种事情用脑子想想都知道,就是生孩子呀,白痴大白痴。」

  哈鲁法摸了摸头十分歉意地说:「不好意思,我实在是不知道。原来是这么回事。」

  「气死我了。好了,废话不多说了,现在马上开始吧。」

  「等等!」

  哈鲁法突然喊道,「你又怎么了,该不是连怎么生孩子都不知道吧,那你就看着我做,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。」

  「不是的,只是你要跟吉娜做这个吗?她、她不是你的孙女吗?这样真的没关系吗?」

  还以为是什么问题,村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道:「在我们村里,凡是年轻男女结婚,第一天晚上都是要送到长老所进行开光的,女的就由我和其他几位长老来负责开光引导,男的则是由她们成年人生育管理所里的那些老女人来负责,所以我也不过是把这个程序提前了些,反正以后都是要做一遍的。」

  哈鲁法惊得下巴都差点脱臼,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奇怪的风俗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